少年王|926 女人,都是騙子

推薦閱讀:校花的貼身高手地府朋友圈校園修真高手神恩魔法師我老婆是鬼王絕世神醫:鬼帝的腹黑狂妃靈武帝尊絕世邪神農繡我的絕美老婆
  這一跪,當然滿含屈辱!

  我不會忘記是誰抓了我媽和天奴,不會忘記我爸的結拜兄弟海王是死在誰手上的,更不會忘記夜明兵部的幾百個人死得如何凄慘!

  但我又不得不跪,一來一清道人弄死我跟玩兒一樣,二來我也希望能借一清道人之手戰勝張魯一,拿下皇盟盟主之位。

  一清道人對我是真不錯,態度也發生了天差地別的變化,在我跪下去后,他也立刻伸出手來,托著我的兩個肩膀將我扶起,溫和地說:“好徒弟,我是你師父啊,我不幫你誰幫你呢?好了,快起來吧,帶為師進去!”

  一清道人突如其來的親昵實在讓我不太適應,但是我也不敢怠慢,立刻弓著身請他進去。一清道人也不客氣,一張臉上寫滿傲慢,背著雙手、慢條斯理地往里走去,我和劉鑫則緊緊跟在他的身后。

  出去的時候,我還是受人敬仰的王皇帝;回來的時候,卻亦步亦趨地跟在一個老道身后,這就不免讓大家覺得奇怪和疑惑。

  更何況,一清道人的打扮確實奇怪,現代社會很少看到一身道袍的人,更何況身上還負著一柄長劍,感覺像是穿越過來的人物,所以竊竊私語之聲立刻從四周響了起來。

  “誰啊這是,打扮的這么奇怪,來拍電視劇的嗎?”

  “王皇帝對他那么尊敬,莫非是王皇帝請來的幫手?”

  “這人,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夜哭郎君?”

  別人不認識一清道人,懷香格格和青龍元帥卻是認識的,二人見到一清道人的一瞬間,面色同時一變。那天晚上的慘案,在我們三人的腦海中永遠不會忘卻,對他產生本能的恐懼也是理所應當。

  申皇帝的面色也微微有點變化,他搞不清楚在我前面的這人是誰,立刻回頭看向臺上的張魯一。張魯一也搖了搖頭,顯然并不認識一清道人,申皇帝反倒松了口氣,笑著說道:“老王,還以為你真把夜哭郎君給請來了,看來不是?”

  我搖搖頭,說不是!

  只要不是夜哭郎君,申皇帝就放松多了,正要問我這人是誰,一清道人便接著說道:“夜哭郎君,給我提鞋都不配!”

  好狂的一句話!

  就在剛才,張魯一和申皇帝就提過不止一次夜哭郎君,就算從沒聽說過這個名字的,現在也有所耳聞了,知道這是一個相當厲害的人物,而且性格比較怪癖,連我的面子都不肯給。

  甚至,張魯一都親口承認,如果夜哭郎君到了,那他就要甘拜下風。

  張魯一有多強,大家已經全都看在眼里,搞我這個十三皇帝之中公認最強的王皇帝就跟玩兒似的,“月城張家”確實名不虛傳。但,張魯一卻說自己不是夜哭郎君的對手,簡直難以想象夜哭郎君強到什么地步!

  結果這個老道,卻說夜哭郎君不配給他提鞋,可想而知四周的人多么震撼!

  從我唯唯諾諾、亦步亦趨的腳步上,可以看出這位老道的地位不同凡響,實力更是不容小覷。所以,現場倒也沒人敢嘲諷他吹牛、說大話,申皇帝也沒敢亂說什么,生怕一不小心打了自己的臉,只能回頭看向張魯一。

  站在臺上的張魯一,面色卻是一陣發青,就好像受到侮辱的是他。

  也是,如果華夏風云榜上排名第八的夜哭郎君不配給眼前的老道提鞋,那他這個排名第十七的張魯一,豈不是舔腳都沒資格了?

  張魯一頓時有點惱火,站在臺上居高臨下地說:“閣下這么狂妄,想必一定很知名吧?敢問閣下尊姓大名,華夏風云榜上排名第幾?”

  還在七八米外的一清道人站住腳步,現場所有人也朝著他的方向看了過來。

  “貧道法號一清,人都叫我一清道人!”一清道人做了自我介紹:“我是王皇帝的授業恩師,華夏風云榜上暫時沒有我的排名。”

  四周均是一片嘩然,顯然沒人聽過這個名字,不過聽到“王皇帝的授業恩師”這幾個字,大家還是忍不住紛紛對他側目。雖然我之前敗在了張魯一的手上,但我的實力也獲得了眾人的認可,能夠教出我這樣的一位高徒,可見這位一清道人確實有兩把刷子。

  今天晚上可有熱鬧看了!

  這就是現場眾人心里的想法。

  不過對我來說,卻有點不是滋味,心想著一清道人真會往自己臉上貼金啊,明明一招都沒指點過我,也好意思說是我的授業恩師。當然,我也不可能去拆穿他的。

  張魯一則是皺起眉頭,“王皇帝的師父”這幾個字可以唬住別人,卻嚇不住他,當即冷冷地說:“什么一清道人,聽都沒有聽過!華夏風云榜上都沒你的排名,你也敢說夜哭郎君不配給你提鞋?”

  聽完這句話后,一清道人倒是沒有急于回話,反而把頭轉到另外一個方向。

  眾人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只見他看得竟是夜明的青龍太師。我的心中怦怦直跳,不知道他突然看向青龍元帥干什么。青龍元帥也是一怔,滿臉寫滿疑惑和不解。

  一清道人的目光有些幽怨,嘆著氣說:“上次你說我名滿華夏,結果根本沒人認識,你這個大騙子。”

  這時我才想起,一清道人之前進入兵部,做過自我介紹以后,青龍元帥曾經說他名滿華夏。當時只是句客套話,沒想到一清道人仍然記得,反而還怪上青龍元帥了。

  青龍元帥自然是一臉無語的表情。

  “騙子,女人都是騙子,越漂亮的女人越會騙人……”

  一清道人微微搖頭、喃喃說著,目光又轉向臺上的張魯一,沉沉說道:“沒聽過我沒有關系,華夏風云榜上確實沒有我的名字……不過我猜,今天晚上過后,我就能夠排名第十七了。”

  今天晚上過后,我就能夠排名第十七了!

  雖然不是每一個人都知道華夏風云榜是個什么東西,但是現場每一個人都明白了這句話的意思。

  張魯一的面色同樣巨變,當即咬著牙說:“好大的口氣,那就上來試試!”

  “正有此意!”

  一清道人甩開大袖,颼颼颼地竄上臺去,很快就站到了張魯一的對面。

  而我則和劉鑫走到陽城眾人之中,看著臺上的一清道人和張魯一。青龍元帥走了過來,悄聲問我:“他怎么來了?”

  我說:“我不知道,他說他是來幫我的。”

  趁著一清道人還在臺上,劉鑫則給我解釋起了原委。

  原來,他和一清道人自從離開兵部,就來到陽城了,目標就是華夏風云榜上排名第八的夜哭郎君。不過可惜的是,夜哭郎君避不見客,而且院墻、宅門都高的離譜,里面還有不少家丁,一清道人雖然一身本事,愣是連門都進不去。

  硬闖?

  一清道人雖然實力很強,但是并無萬全的把握活捉夜哭郎君,更何況這還是夜哭郎君的地盤,對方占著天時地利人和,所以一直耽誤到了今天。

  這些天來,一清道人一直在想辦法,可惜始終沒有進展。

  就在這時,他們聽說十三城的比武大會召開,所以決定來看看熱鬧,結果這一看不要緊,發現我竟然成了陽城的王皇帝。

  當時,一清道人就拍著自己的大腿說道:“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原來我的愛徒是陽城的王皇帝,有他幫忙,何愁進不去夜哭郎君的家?”

  身為王皇帝的我,在陽城自然是重權在握的,黑白兩道都吃得開。強龍還不壓地頭蛇呢,我要真鐵了心去敲夜哭郎君的門,甚至借助公安方面的關系去威脅他,還愁打不開他家的門?

  錢皇帝之前三顧茅廬而不得,說到底還是不想把關系搞得太僵。

  一清道人的算盤打得不錯,決定利用我來打開夜哭郎君的門,這就是他突然對我十分親昵,還主動出來幫我對付張魯一的原因。

  聽完劉鑫的解釋,我和青龍元帥明白了一切。

  青龍元帥看向了我,問我接下來該怎么辦,我則搖了搖頭,說走一步看一步吧。

  我能怎么辦呢?

  青龍元帥和劉鑫不再說話,和我一起抬頭看向臺上。

  我們都很了解一清道人的實力,知道張魯一今晚八成是要栽了,盟主之位顯然穩了。

  不過,張魯一并不知道這點,在他眼里,一清道人是個莫名其妙、不知從哪蹦出來的人物,活了一大把的年紀,連華夏風云榜都沒有上去,也好意思這么大言不慚?

  但,一清道人好歹是我的師父,所以張魯一也不敢太過輕視,一雙眼睛直勾勾盯著一清道人。

  這次,輪到一清道人云淡風輕了,他一邊微笑,一邊捋著自己的胡須,沖張魯一說:“老張,我給你交個底,今天晚上你不光會敗,而且會失去你的自由。”

  張魯一皺起眉頭:“什么意思?”

  “有位大人物看中你了,想要讓你過去為他效力。”二壩榴壩琪壩壩。

  “做夢!”

  張魯一狂喝一聲,雙腿如電朝著一清道人疾奔而去……


少年王最新章節http://www.dpyizm.icu/shaonianwang/,歡迎收藏
手機看少年王http://m.owolove.com/shaonianwang/少年王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少年王》版權歸原作者撫琴的人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寵絕世神醫之逆天魔妃我的23歲冷傲女總裁孽亂:少婦的情與欲男神寵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韓娛百花繚亂都市最強修仙神醫貴女:邪皇,勾勾纏

萌萌噠看書網 | 只分享好看的無彈窗廣告小說網 | 手機版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二中二一特一平算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