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孤劍行|第三十六章 練功

推薦閱讀:校花的貼身高手神恩魔法師地府朋友圈校園修真高手我老婆是鬼王絕世神醫:鬼帝的腹黑狂妃靈武帝尊天國的水晶宮我的絕美老婆極惡太子:獵食小逃妃
  大漠晨曦,依舊是白日與黃沙交織凝成一處天地間少有的奇異之境,風起,黃白兩面世界縱橫來往,形成了一卷神秘圖卷,引人入勝。太古之前所流傳的神話洪荒界不過如此。

  一處滄漠罕見的清澈見底的碧水湖,此處是云長風尋找野味偶爾發現的地方。此刻,云長風拖著一身疲憊酸痛的身子,呆呆的坐在湖邊。默默的運起真氣功法,真氣繞著丹田一個大周天之后。

  云長風睜開了雙眼,目光如炬,一切都比較滿意,他滿意的猛嗅一口氣,額,身上的味道還真是難聞。

  他緊皺著眉頭,柳眉雙眼微微一瞇,,便站起身來,散亂的長發直接如瀑垂在腰身。他體態修長已有六尺三寸,長高了一截,他脫下外衣,如一條魚猛的一躍半丈跳入了湖水中。

  一入水,第一感覺便是冷,刺骨的寒冷,云長風抖擻著健碩且已經顯露出六塊腹肌的身子,如一條魚一般緩緩下潛。當快要潛到湖底之時,他微微一愣,身上的酸痛感沒了,越是向下身子就越是舒服。

  云長風猶豫一會,此刻是在湖邊水位較淺,應當無礙。于是,他一擺輕盈的雙腳,緩緩的向著湖下游動,湖中除了魚群似乎沒有什么生物了,碎石細沙倒灌滿碧湖。

  突然,一塊石頭,在波光粼粼的湖水下,閃閃耀眼。云長風盯著黃金石塊若有所思,看是就在眼前不遠處,他又向下潛了三丈,到了湖底。

  云長風閉氣穩站在湖底,躡手躡腳的抓起了那塊手掌般大小的黃金,仔細一瞧,果然,還真是塊未經提煉的黃金礦石。難道此地有一條金礦?

  云長風看了片刻,隨手扔掉了手中的黃金塊,不以為意。他正準備要游上湖面去,可湖面卻越發沉重,壓力越來越大,身子也跟著極難忍受,怎么回事?驚疑至極的云長風趕緊飛快的滑動雙手,調動四肢,快速的向湖面之上游去。

  云長風剛露出湖面,就看到了刀魔那老小子氣勢磅礴的站在湖邊,對著湖面重重連拍三掌之后,十丈遠的湖面頓時動蕩起開來,而云長風那里水面壓力驟然變大。

  原來是刀魔搞出來的動作!可是,他不是真氣盡失,縱練體術被廢,成了廢人?

  云長風皺著眉頭,游開刀魔那邊,上了岸。甩了甩頭上的水滴,穿上衣服,走上前去,一臉笑意,對著似乎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刀魔感慨道:“前輩你這是作甚?難不成你是要玩水,好雅興啊!”

  童子刀魔轉身,臉色有些虛弱,白了云長風一眼,玩水?見過這樣玩水的,沒看到刀爺是在練功。

  云長風不理會刀魔的鄙視,嘆道:“前輩如今這個樣子,懷念兒時之樂也是人之長情,前輩莫要如此羞澀……理解,能理解的……”

  刀魔的嫩臉有點發黑,怎么有種想抽這混小子的感覺,他幽幽說道:“小子,莫不是懷念刀爺的棍棒?得,今個得找根粗些的棍子。你說是不?”

  云長風訕訕一笑,一改臉色,鄭重回道:“前輩是功力恢復了?”

  刀魔收了手,目光轉向逐漸恢復平靜的湖面之上,嘆道:“恢復功力?!哪有這么容易。怕是刀爺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雖說刀爺的經脈穴竅確實被廢了,但好歹刀爺也是曾踏入過二品抱丹境界的高高手,剛剛那一招不過是心血來潮,半記血浮屠而已!離恢復功力還得差上個十萬八千里!”

  血浮屠?云長風疑惑的看向刀魔,皺著眉頭問道:“難道不需真氣催動?”

  刀魔哈哈大笑兩聲,不可置否,對著云長風似是炫耀說道:“練功,連氣,皆可體悟天道。我這一招,不過是勉強溝通身上殘存的氣機,才有如此聲勢的,終究只是一個花架子而已。

  你小子想學?。”

  云長風呵呵傻笑,搖了搖頭。

  刀魔哈哈大笑:“想學?刀爺還不想傳。”

  云長風翻了個白眼,頗有感慨,武道之上果然神秘至極。他如今只是一個剛入江湖的菜鳥,前方路途漫漫,他仍需打磨啊。

  他又嘴賤,感慨了兩聲:“刀前輩好功夫啊,雖說您變成如此孩童摸樣,但是一身男人英雄漢的氣質倒是半點未失。”說完還瞥了一眼刀魔的胯下。

  老江湖刀魔頓時黑了臉,此子好欠抽,壓住欲抽人的手掌,幽幽的說道:“今日需得運五顆石頭上山,若是完不成,刀爺珍藏的那根五寸大棒可是早已饑渴難耐了啊!”

  云長風訕訕一笑,告辭說了聲,你老慢慢玩水,提著褲子一跳一蹦的跑開了,看的身后的刀魔嘴角一撇,陰森一笑,小子還真敢惹刀爺。

  ……

  又過了近一個月。如今夏日正顯,天氣炙熱非凡,沙石地上的溫度少說也得有五、六十度。

  半山腰上,云長風半赤著有些發黑的身子,雙手高高舉起那顆千斤巨石,頂著無盡的炎炎烈日,一步一躍的向山上躍起,好似一只歡快的猿猴。

  他眉間的那朵金紅云朵隱隱若現,好像隨時都可能要消失似的。不過他全身牽引起來的真氣始終連連直上,即使被刀魔用棍子打斷真氣連接處,他身上的霸道氣力半點不減。

  此刻,隨著金紅真氣游走全身,最后又匯聚在丹田之下,氣如真龍,震動血脈,他一聲巨吼,丹田之下一座金紅色的池水淬煉而成,并隨著金紅真氣運轉全身,雖然真氣量少,但委實驚人,它運轉全身經脈,云長風體內丹田好像成了一處江湖,氣血一條巨龍游蕩其中,它卷起大潮氣浪,一波卷千浪,直上丹田九重天。

  武境第一品境水到渠成!

  ……

  身后拿著黑鐵木棍的刀魔看到這一幕,說不上是驚嘆,畢竟已經是在預料之中。如今他已經很跟上云長風的步伐,大半天下來,硬是一棍也沒抽到他一下。本想多揍一揍這個每天盡說氣他話的混帳貨,可卻無從下手。起先幾乎每天都能抽上他數百下鞭子,如今已是很難再碰到他一下。

  他一身的氣勁已經與真氣磨合成了。

  刀魔駐足,做起手勢遠眺,瞇著眼靜靜的看著快要登頂的云長風,意味深長。不枉他累死累活的抽了云長風三個月,他的一身功法真氣和氣息牽引終于將他全身穴道打開了。更重要的是,云長風身上的真氣全被他趕到了丹田虛鼎內。

  該練刀了。

  刀魔呵呵笑了兩聲,搖了搖手,拄著拐杖徑直下山!那小子暫時不需要他再做什么,他也無需去做什么。

  不過連抽了他三個月,還真是帶勁。

  刀魔哈哈大笑。

  ……

  山頂之上,閉著眼睛打坐的紅衣劍一睜開眼睛,一卷衣袖,對著剛剛把千斤巨石頭重重放下的云長風嘶啞說道:“練成了。”

  一把抹去頭上滾滾汗水的云長風不語,搓了搓雙手,站在劍一身前,嘻笑說道:“以后不用再運石上山了?!那還真不習慣啊!”

  劍一不理云長風放屁話,一甩紅衣袖,一本足足有十寸厚的書拋到云長風身上,嘶啞說道:“該習刀了,這本便是當年刀皇的刀譜。”

  云長風看了許久,撿起接過劍一扔過來的‘絕世刀譜’,面色不見有所變化。這本武功秘籍為何會如此之厚!不會是大街上的經文吧!他不再去想,既然是刀魔曾說過的那位刀皇所創,定是好貨中的好貨。

  看著劍一轉身離去的身影,云長風皺著眉頭,問道:“哎~前輩……看不懂啊!”

  劍一好似沒聽到云長風的話,一身紅衣,一頭青白鶴發,背著一柄黑色大劍慢慢下山。

  云長風識趣閉嘴,凝望劍一離去身影,眉心紅云似有感應,此刻的劍一如今的氣息好像是一道恐怖的雷電怒而降世,猙獰恐怖。

  ……

  云長風抓耳撓腮的坐在山頂之上,極為耐心的看著劍一扔給他的那本刀皇秘籍。還好曾數讀書經三千,文字怪異卻也略懂。云長風不由得想到,繞是他這般的文學造詣才勉強看懂,那江湖上的武夫能看懂?

  半天之后,云長風略有思量,此刀譜共有九百九十頁,目前除了能看懂不同處的三百頁簡單易懂的習刀文字和六百頁平平無奇的圖案之外,最后九十頁完全看不懂,好像是在看天書一般,著實難懂。

  此書既然是那位刀中皇者的感悟,極其深奧是肯定的,若是他真的看懂了才叫奇怪。此功法竟如此完善,此書不僅是刀皇平生練刀的全部了。

  書確實有點厚啊,云長風蛋疼的皺了皺眉頭,驢操的,看來還得去讀書。

  他靜下心來,找了個安靜的地方,盤膝而坐,苦讀研究刀譜

  這一坐,任風吹烈日,便足足苦坐了三個月。
月下孤劍行最新章節http://www.dpyizm.icu/yuexiagujianxing/,歡迎收藏
手機看月下孤劍行http://m.owolove.com/yuexiagujianxing/月下孤劍行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月下孤劍行》版權歸原作者蘇冬泊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寵絕世神醫之逆天魔妃我的23歲冷傲女總裁孽亂:少婦的情與欲男神寵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韓娛百花繚亂都市最強修仙神醫貴女:邪皇,勾勾纏

萌萌噠看書網 | 只分享好看的無彈窗廣告小說網 | 手機版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二中二一特一平算中吗